首页 > 新闻 > 财经 > 正文

杀猪盘套路:土味情话、悲惨故事 高富帅都是键盘手

时间:2020-10-30 09:34 来 源:新京报 浏览 字体:

在被骗的两个月里,玲玲一直感觉自己像在做梦一样,她怎么也没想到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原以为认识了一个不错的男生,结果最后被骗了几十万。”玲玲遭遇的正是网络上屡见不鲜的“杀猪盘”骗局。

在相亲网站偶然的一次聊天中,单身的你认识了一位成功人士,他刚刚离异,感情生活并不顺利,却是一个很有上进心的人。他总把学习、健康、人脉挂在嘴边,并对你关爱有加。断断续续聊天一个多星期后,他在和你的一次谈话中无意间透露出自己从事博彩行业,他告诉你,他是以投资的心态做博彩,并且劝你不要擅自进入这一行。

然后有一天,他告诉你他对你“一开始只是一种好感,后来慢慢变成了喜欢,再后来变成了爱,现在则变成了一种习惯。”你对他也越来越信任,在一次他不经意间透露“投资”成功大赚10万块的时候,你也想分一杯羹。

当你把资金投入他发来的网站的那个瞬间,键盘手漫长的“养猪”过程结束了,屠刀挥下的时候,你损失了所有的钱,杀猪盘团伙则与网站运营人按照八二分成你的资金。

以上,就是一次杀猪盘诈骗的全过程。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通过调查黑产端杀猪盘团伙的话术、配套上下游相关黑产以及采访专业反诈骗人士发现,从广撒网到“精准引流”,杀猪盘经历了近4年的发展,目前已经成为周期长、隐蔽性高、单笔诈骗金额最大的一种骗局。

“据我了解,2019年杀猪盘的案情量、涉案金额比2018年时增长了八九倍,2020年则再创新高。”10月27日,腾讯反诈骗实验室安全研究员张工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两个月被骗几十万,“感觉自己像做梦一样”

“去年十月份在一个社交平台认识了个还不错的男生,谁知道最后被骗了几十万。”10月19日,网友玲玲发帖吐槽。

“最开始我只是出于礼貌回复对方的私信,后来我们开始吐槽催婚压力,有了共同话题,再后来交换了照片,并答应了对方加微信的请求。从朋友圈看,他就是高富帅一枚,有车有房,还有一家小公司,31岁,喜欢健身,没什么不良嗜好,每年去几次自驾游。”玲玲说,“后来,他说有空带我赚钱,说那个项目是‘一个某某国际旗下的一个数字竞猜’,他把赚钱的账号截图发给了我,上面的姓名与他告诉我的名字都吻合,后来我尝试性充值了一万元,很快赚了1320元。”

赚到了钱的玲玲不再怀疑对方,便开始断断续续充值,甚至借钱充了几十万元,最终却在提现时发现账户被冻结,此时,玲玲才发现,对方是骗子,自己遭遇了杀猪盘骗局。“我平时都是很谨慎的人。可是家人的病需要钱,我就变得贪心了。被骗的两个月里,一直感觉自己像在做梦一样。”

“相比其他骗局,杀猪盘骗局的伪装性比较强,在对方骗钱之前的那段时间,所有的行为都和一个正常的交友或者婚恋相亲的人的行为非常相似,如果我们一个普通人在这个平台上进行交友、聊天、谈感情,就是这样子表现的,只是在最后一刻把受害者引导到那个平台去充钱的时候,才会显示出他的獠牙,显示出他恶的一面。”张工表示。

张工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除了隐蔽性强外,杀猪盘诈骗的周期比较长、诈骗金额也比较大。“一般完成一次杀猪盘诈骗大概最短需要7天时间,长则需要一个至三个月。而对于骗子来说,他投入这么长时间,和受害者培养起来感情后,受害者对他会比较信任,加上感情和利益的驱使,会使受害者大笔投入自己的资金,甚至会让受害者借各种高利贷、花呗等,投入到那个平台里。基本上我们目前看到的大案件受害者损失的金额都在10万以上,甚至部分能达到百万、几百万,诈骗金额比较巨大,一般普通的诈骗更多的只是以量取胜,因为周期很短,每次都是几千、一万块钱,相比之下杀猪盘的单笔金额比较高。”

由于往往涉案金额较大,多地公安均对杀猪盘骗局予以大力打击。如贵阳市公安局白云分局本月披露,贵阳市、区两级公安机关10日对一“杀猪盘”类跨国特大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团伙进行了全链条打击,该案涉案金额超2亿元。截至目前,警方先后抓获70名团伙犯罪嫌疑人。

土味情话大全、悲惨故事大全,“高富帅”其实是“键盘手”

张工告诉记者,与受害者直接联系的人在业内被称之为“键盘手”,但键盘手的地位在杀猪盘团伙中其实处于最底层。“因为他们要聊什么东西,整个流程的走势、剧本、话术都是为他们准备好的,他们其实不需要自己思考怎么和别人聊天,只是按照剧本写好的东西一步一步写进去,发送给对方,他们的工作相当于复制粘贴输入的一个过程。”

10月29日,记者从黑灰产平台中搜集到一份杀猪盘“话术”,根据这份话术,键盘手们所伪装形象的包装定位,需要了解对方的基本情况、需要建立的情感阶段、建立的共同目标以及洗脑话术、如何收尾等都有详细的文本介绍。贝壳财经记者甚至在“话术”中看到了帮助聊天的“土味情话大全”以及建立人设的“悲惨故事大全”。

熟悉黑灰产的人士小天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杀猪盘整体来说分为吸粉、建立信任、引流三个部分。“其实杀猪盘和一般的钓鱼网站骗局在流程上区别不大,做赌博网站的‘狗推’换一套话术就能直接去做杀猪盘,只不过需要更耐心一点,因为情感类的杀猪盘周期更长,每单的价格也更高。”

“在吸粉阶段,杀猪盘团伙需要从婚恋交友平台或者投资平台去拉一些好友,加到私人社交平台上,这个部分有一些专门的人负责,他们叫做供料组,就是吸各种粉给到后面的人进行诈骗;加完好友之后,以键盘手为主的‘话务组’开始按照剧本与受害者聊天、培养感情,迅速进入比较亲密的关系,博得对方的信任;最后,他们会把受害者引向他们的诈骗平台,这个过程叫做切客户,即把受害者从谈感情慢慢转移到谈钱,等客户完成充值以后,有些团伙可能还会设置‘平台客服’角色和客户联系,等受害者要提现提不出来的时候,客服会和他说你要再充多少钱才能提出来,攫取最大价值。”张工表示。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为了配合杀猪盘诈骗,目前黑产市场已经出现了许多杀猪盘上下游黑产。

“××网站高端粉丝,针对全系豪车品牌引流实力强的客户,优质渠道在线等你。”10月29日,贝壳财经记者在某黑灰产论坛搜索发现,为杀猪盘团伙提供引流、包装、洗钱的附属黑产非常活跃。小天告诉记者,杀猪盘需要频繁更换的社交账号资源、高端人士数据、建设高端朋友圈的图片视频文案、搭建钓鱼网站的技术等,这些都需要配套的黑产。

小天表示,由于杀猪盘得手后,受害者往往会举报键盘手的社交账号,所以杀猪盘团伙需要大量频繁更换社交账号以及解封服务,这需要黑灰产号商的配合;而包装一个社交账号则需要类似“上海名媛”一样的“提升展示面”服务,这需要图商配合;最后,将受害者引导到钓鱼网站“杀猪”则需要搭建自己的网站,或者寻找提供钓鱼网站服务并可按收益分成的团队。

10月29日,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以杀猪盘团队的名义接触不同的上下游黑产发现, 目前一个微信账号只需要十几元,而足以包装数个账号的“高富帅”图以及视频可以以10元的价格购买到,钓鱼网站搭建的成本则相对较高,需要几万至十几万元。还有搭建钓鱼网站的团队告诉记者,“你们可以不搭建网站,直接使用我们的网站,单笔充值10万元以上的我们和你二八分成,一万以上的四六分成”。

“整体来说,杀猪盘团伙最大的支出应该就是建站和人力成本,因为本身号商、图商这些互联网的虚拟资源相对来说比较充沛,不只是杀猪盘诈骗,包括很多黑产、薅羊毛或者是刷量,都会用到号商,这种资源在互联网上是比较容易获取的,成本会比较低。即便平台搭建和招工支出较大,总体支出也是很低的,基本上平均到每一单诈骗来说,可能成本不到千元左右,但他们每次诈骗获得的收益至少10万以上。”张工表示。

打击持续 如何躲开杀猪盘?

多位法律界人士均表示,杀猪盘行为触及刑法,涉嫌诈骗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小天告诉贝壳财经记者,目前杀猪盘团伙大多在国外,其中菲律宾马尼拉最多。“从事杀猪盘、赌博网站等黑灰产职业,负责从各个平台拉人的‘推手’我们管他们叫‘狗推’,因为国外的监管较松,所以这些犯罪团伙往往肆无忌惮,另外还有很多人其实是被‘高薪’招工广告吸引,最后被骗到国外,只能做‘狗推’,他们知道自己从事的是犯法的事情,但被迫也好,利欲熏心也好,最终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群体。如果普通人想要不被骗,记住一点就是不能贪。”

在小天看来,由于杀猪盘的诈骗手法比较隐蔽,最开始普通人根本看不出来区别。“我自己甚至都差点上过当,一次在交友网站上和一个妹子聊天,聊得挺好的,直到她问我要不要玩‘竞猜大小单双’,我立刻就看出来对方是一个狗推。”

对于杀猪盘骗局,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10月14日公开发文称,婚恋网站市场中出现的各类隐患不是一朝一夕形成,婚恋网站经营者勤于自律、政府有关部门强化监管、网站用户增强防范,均能有效遏制网络婚恋市场乱象。

2020年5月,珍爱网就与腾讯反诈大脑达成合作,建立了一套应对“杀猪盘”诈骗的AI治理方案。

珍爱网相关负责人表示,珍爱网加大了风控投入和打击力度,完善了注册、认证、登录、支付、服务全过程的风控能力,也积极拓展第三方合作,如和腾讯风控的合作,完善实时打击模型,基本实现了对用户服务过程的打击覆盖,打击时效也从过去的数天提高到了准实时级别,并能有效监控异常用户注册认证后从白到灰再到黑的过程,在触发严重风险的时候予以打击限制。

腾讯方面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随着警方打击力度的加强以及腾讯反诈大脑和珍爱网的技术合作,珍爱网平台对于“杀猪盘”的治理有了明显改善,对可疑账号的打击量提升了60%,累计向百万名用户推送了反诈安全提醒。在五个月的时间里,平台“杀猪盘”案发率降低48.8%,涉案金额降低56%。

“我们做了一个工作,就是判断一个未知用户行为和杀猪盘行为之间的相似度,这类似是一个从白到黑的光谱,对于用户来说,不是说他具体做某一件事就一定会被判断为黑,而是说他进入平台到后续的一系列的行为,都和坏人非常相似,才会被我们认为是一个比较黑的情况。如果我们检测到对方可能是一个进行诈骗的人,我们会弹一小段提示,例如说谨防诈骗,以及和用户讲一下诈骗的模式,当然对于比较危险的情况,我们也会打电话从侧面去传播一下防范诈骗的思想和理念,目的是确保受害者尽量不要被这种诈骗所影响。”张工称。

张工表示,希望各大平台能够互通有无,联合对杀猪盘诈骗分子进行打击,在隐私保护的前提下进行联合建模的人工智能AI治理方案。

“在网络交友过程中应时刻小心谨慎,避免在充分了解之前轻信对方的宣传,保护好自身安全。如果不慎遭遇‘杀猪盘’等诈骗行为,应立即向公安部门报案,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如遇虚假宣传被套路消费的情况要及时举报投诉。”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表示。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罗亦丹

[责编:xnc03440]

TAG:
新农商网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新农商网(www.xncsb.cn)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稿酬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备案号:京ICP备15055804号-3
新闻热线:010-85891267 服务邮箱:news@xncsb.cn
国商新农文化传播(北京)有限公司 独家运营 Copyright©xncsb.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