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社会 > 资讯 > 正文

风险高、待遇差、病人荒……儿科医生压力前所未有

时间:2020-11-11 09:39 来 源:半月谈 浏览 字体:

儿科“病人荒”,医生心慌慌

安徽省宿松县人民医院儿科10名医护人员,因绩效考核过低,以科室名义联名打报告,要求集体转岗,引发舆论关注。有儿科医生反映,基层儿科医生多年老问题仍然存在,今年新冠肺炎疫情下又叠加“病人荒”的新情况,令绩效收入本就不高的儿科医生境遇“雪上加霜”。

1

收入较往年至少下降了1/3

受疫情影响,今年尤其是上半年,许多基层医院门诊量、住院量大幅下降,儿科也不例外。“病人荒”意味着业务量下降,绩效进一步减少。有基层儿科医生说,从业20多年来从未遇到这样大的收入压力。

广东省中山市博爱医院新生儿疾病筛查中心主任张翠梅说,基层医院儿科接诊的主要是呼吸系统疾病,其他常见的还有消化系统、泌尿系统等普通疾病。今年受疫情影响,孩子出门少了,许多常见的季节性疾病发病率降低了。

“收入相比往年至少下降了1/3。”广东西部某医院一位儿科医生说,往年同期一天门诊能看约100个病人,今年2月、3月一天只有10多个病人,现在恢复到一天50多人左右。“住院人数也下降了很多,去年平均每个月儿科有500人住院,现在最多一个月才200人左右,最少的时候不到往年的1/3。”

这位医生介绍,他所在的医院自负盈亏,儿科科室的绩效主要来自住院收入。若按绩效考核,今年初他所在的儿科绩效已降至了负数,直到7月才开始由负转正,绩效部分一个月才200元。“为此,医院不得不调整绩效考核办法,为儿科医生收入托底。”

2

职业压力前所未有

不少儿科医生反映,儿科医生长期存在的压力大、风险高、待遇差等问题没有得到明显改善,职业环境仍然不容乐观。加之疫情又带来“儿科遇冷”的新情况,儿科医生的职业压力前所未有。

张翠梅说,儿科被称为“哑科”,相较于成年人能描述自己的病情,配合医生检查、治疗,儿童患者不会和医生交流,给诊疗过程带来不少难题,儿科医生在工作中需要付出更多精力和时间。“另外,儿科疾病发病急、变化快,对医生能力提出较高要求,否则可能带来严重后果。”

“目前承担儿科诊疗任务的主力仍然是综合性医院,但因为儿科效益低,综合医院普遍不重视儿科建设,部分综合性医院甚至是出于政策要求或评定等级考虑才不得不开设儿科。” 张翠梅说。

但另一边,儿科医生常年短缺。以广东省为例,广东省儿科医师数量占全省医师总数不足5%,却承载了占全省近20%人口的儿童的诊疗任务。每逢流感高发季,儿科医生经常超负荷工作。

压力大、风险高、待遇差……多种因素叠加,导致许多医生不愿去儿科工作,医学圈更流传着一句调侃:“金眼科,银外科,马马虎虎妇产科,千万别干小儿科。”

3

标本兼治,缓解儿童看病难

基层医务工作者认为,解决儿科医疗问题,要从提升儿科医师薪酬待遇入手,先试点再铺开,辅之以其他,从基底撬动儿科医疗体系的格局,再慢慢从分级诊疗、儿科联盟等其他方面逐步形成完善的儿科体系,彻底解决儿童看病难问题。

张翠梅的另一个身份是广东省人大代表,今年她提交的《关于增设儿童医院,提升儿科医护人员待遇,从根源上解决我省儿童看病难问题的建议》,被广东省人大常委会确定为重点督办建议。“解决儿科医疗资源紧缺的关键在于提升儿科医护人员待遇。”她说。

广东省曾于2018年制定了“儿科服务能力建设三年行动计划”,提出“提高儿科医生供给量,鼓励和引导医学院校加强临床医学儿科专业建设”,支持南方医科大学、广东医科大学和广州医科大学设置儿科学本科专业、招收儿科专业医学生,并逐步扩大儿科学专业研究生招生规模。

此外,专家建议完善落实儿科分级诊疗。广东医科大学副校长曾志嵘说:“不能只关注大型医院的儿科如何扩大规模,更要想办法加强基层的儿童健康管理、健康干预,加强基层儿科尤其是地方上的妇幼保健院、儿童医院的建设。”

徐弘毅

[责编:xnc03440]

TAG:
新农商网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新农商网(www.xncsb.cn)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稿酬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备案号:京ICP备15055804号-3
新闻热线:010-85891267 服务邮箱:news@xncsb.cn
国商新农文化传播(北京)有限公司 独家运营 Copyright©xncsb.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