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农 > 美丽乡村 > 正文

巾帼不让须眉还看今朝——“女汉子”雷玉琴修路记

时间:2016-05-04 10:42 来 源:新农村商报网 作 者:张朝广 浏览 字体:

新农村商报网贵州讯 她叫雷玉琴,由于她性格泼辣,做事干练,有点像武媚娘——所以大家叫她“武则天”。村里人称她“武组长”,县里领导来了也叫她“老武”。记者采访她时,她正在医院打吊针。她说:“真对不起,我现在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她虽然只有34岁,但是不仅心脏不好,而且脑供血不足。

“多少男人做不到的事情,你一个女人家做到了!”施秉县人大常委会主任肖体祥听说雷玉琴修路的故事,很是感动。

是修路还是离婚 丈夫让她二选一

施秉县白垛乡胜溪村肖家坝组,共有9户54人。

三级瀑布.jpg

肖家坝三级瀑布

她太好强,既然嫁到这里,就总想靠自己的能力改变这里,让人们活得有盼头。“别的地方种烤烟,我们这里为什么不种?”

2000年冬天,刚嫁到肖家坝的第二年,雷玉琴就发现了问题。征得丈夫同意,他们修了一座烤棚,种了4亩烤烟。“不要挖了,把娃娃挖落就得不偿失了!”看着挺着个大肚子依然起早摸黑在开荒挖地的雷玉琴,村妇们可怜。“放心,没事。等我种成功了,你们也跟着种,好不好!”

当年,雷玉琴种烟成功,收入近1万元。次年,她和丈夫决定修烤棚5座,面积扩大到50亩。与此同时,村民有5户跟着种烟。到第三年,9户村民全部种烟,总面积100亩。“我们拼命种一年,能种5亩种10亩,拿一年的收入用来修路,以后的烟钱就可装进荷包了。”

青龙.jpg

肖家坝三组瀑布边上岩洞里的“青龙”

一个祖祖辈辈想都不敢想的问题,被一个外来的媳妇提出来了。虽然通组公路只有3公里多,但在国家扶持政策还仅在村一级时,仅靠自己的力量能够修得起吗?

“不修路,哪个女人愿意嫁进来,你们就等着打光棍吧!”

这句话,说到了肖家坝男人的痛处。六七年前,有3家的媳妇因不通公路借故外出再没回来,而剩下的30岁以上未结过婚的老男人还有6个。

69岁的胡世昌老人第一个站出来支持:“侄媳妇,你要是能把路修通,看到汽车开进肖家坝,我这辈子算没白活,死也瞑目了!”

听说肖家坝想修路,下坝组村民冷嘲热讽:“修路,二辈子也别想。你们都能修路,我们躺在地上让你们当路走!”确实,肖家坝进出都是悬崖峭壁,而最主要的是穷。

面对这些,雷玉琴虽然不服,但还能忍受,最令她想不通和一直想修路的原因是这里的劳动强度,与数公里远的胜溪村驻地相比,同样一个劳力种烟,那里能种20亩,这里只能种10亩,那里的一般人都公开说:“我一年不种三五十亩的烤烟,没有十六七万的收入,维持不了一年的生活。”

但雷玉琴的想法得不到丈夫的支持。丈夫是个实在人,不想多管闲事,什么事都听媳妇的,但在这件事情上被逼急了就给媳妇来了个二选一:要么修路,要么离婚。

要么离婚要么修路 她让丈夫二选一

雷玉琴当初嫁到肖家坝,父母坚决反对,理由就是不通公路,太穷。直到2001年雷玉琴生下女儿,父母才补送来彩电、沙发等嫁妆。那一晚真热闹,全寨的人都来看电视,稀奇得不得了。雷玉琴趁机劝告大家:“叫你们种烟你们不种,种烟就有钱,有钱可以修路,路通了会有更多的钱,别说彩电,想买什么都可以。”

不通路,他们实在太苦了,别人用大烤棚,他们只能用小烤棚,别人用汽车拉烟,他们只能用马驮。

肖家坝立交水槽.jpg

肖家坝立交水槽

有一次,天刚麻麻亮,他们就出发了,地点是乡烟叶站,距离10多公里,途中要爬两次悬崖陡坡小路,过五次溪流。那几天刚好下雨,河水涨了不小,因卖烟需排班,今天必须去。一匹马一般只能驮100公斤,雷玉琴心狠装了120公斤。在爬陡坡时,马很吃力,她必须抓紧箩筐和马一起用力方能勉强前行。马尾巴沾满泥巴,左右乱甩,甩得她满身满脸都是泥。但她顾不及,左边就是百丈悬崖,稍不小心就有可能粉身碎骨。在经过一道溪流时,马负重打滑,抖落一袋烟,同时将她带滑跌进水里。从溪水里站起来,她第一念头就是奋力将打落水里的烟捞起来。

肖家坝古石道.jpg

肖家坝古石道

来到白垛街上,迎接他们的是诧异嘲笑的目光,他们的样子实在太难看太肮脏了。在烟叶站,排队的人纷纷让他们站远点,免得弄脏了他们的烟。验级时,工作人员一看他们的烟有点湿,马上毫不留情地让他们回去。雷玉琴那个气哟,不管不顾给县烟草局打电话诉说了一通。没想到,10分钟左右,站里即来人,不仅给他们验了级,还对他们作出特殊照顾,以后交烟,随来随验,不用排队。“不修路行吗?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多久,会有出头的一天吗?”

但是,丈夫不支持。她虽然很想修路,但也不想离婚。无奈之下,她选择到广东去打工。

一年后的春节,即2011年,她回到家就向丈夫提出,让他二选一:“我坚持修路,如果你不同意,志不同道不合,那就选择分开。”最后商定,期限3年,各自好好考虑,到时该合则合、该分则分。       

梦想终究变现实 天堑今日成通途

2011年春节后一天,全体村民集中老组长家开会,商讨修路问题。老组长提出,自己年纪大了,带不了头,要求大家另选组长。

参会人面面相觑,没人敢站出来。最后,大家不自觉地都把目光投向雷玉琴。虽然自古以来就没女人领导过他们,但他们清楚,除了雷玉琴,谁也没有这个气魄和能力。

雷玉琴毛遂自荐:“如果大家信任,我来当这个组长。不过,我声明,只当3年,路修通后就请重新推选。”她鼓励大家:“没有做不成的事,只有不愿意去做的事。”

于是,请铺挖路基的挖掘机师傅多次现场勘查、预算,几经比较和讨价还价,雷玉琴最后与一挖机师傅签下修路合同:全长3.5公里,宽3米,总工价16万元。接着就是组织开会,按每户、人口、田土、山林四股进行均摊。分摊方案非常科学,没人有意见,但集资的结果是只凑到8万元。雷玉琴慷慨承诺:“剩下的由我负责想办法解决。”

肖家坝木桥.jpg

肖家坝木桥与公路比美

修路在4月开工,但麻烦也接踵而至。公路必须经过下坝组地界,下坝人不干。无奈,只好给下坝全体人反复做工作,最终得到了解决。路的两边是水田,挖机避免不了会将一些土石落到田里,田的主人不干,非要让他们每天都将田里的土石捡拾干净才让开工。

次年3月,毛坯路修好,挖机师傅上门要钱。雷玉琴犯难了。当初,县里一部门承诺用项目挂靠方式支持他们修路,现在因意外而泡汤。一诺值千金,就是说那8万元的缺口只能靠她自己想办法。恰值雨季,山洪暴发,路基被冲毁,雷玉琴借机逼着师傅修好才给验收。刚修好又被冲毁,接着又修。到第三次,任雷玉琴怎么吵闹,挖机师傅不干了,说他已经不赚钱,再这么折腾,他就亏老本了。

2012年4月中旬,肖家坝公路验收,举行了隆重的庆祝典礼。喝完酒,挖机师傅立即盯上雷玉琴。雷玉琴只能好言相求:“这个账我认,但我现在确实没钱,请你给我一点时间。”如此两次,三次,挖机师傅生气,将她告上了法院。

水泥公路.jpg

修好的水泥公路

雷玉琴此时的难处只有她知道。听说她把能借钱的亲戚朋友都借遍了,就是为给肖家坝修路还账,人们都说她“疯”了。到信用社贷款,一问才知,她一无户头,二无抵押。信用社主任是个性情中人,听了她的故事非常感动:“我以个人名义为你担保,贷给你5万元。”士为知己者死,那一年,雷玉琴展劲种了一年烟,收入5万多元,全部用于还贷和欠款。

令雷玉琴欣慰的是,施秉县人大常委会主任肖体祥当初到肖家坝调研,现场拍板,将3米宽的公路扩至3.5米,并增加9个让车位,资金由他联系解决。去年,通过结对帮扶,县有关部门为她还款4万元,同时争取到“一事一议”项目对公路进行了硬化。

农家乐.jpg

肖家坝第一家“农家乐”

雷玉琴的“中国梦”——传统种植业向乡村旅游业的升级转型,开始初现端倪,去年以来到肖家坝自驾游游客达到3000多人,由她帮扶的贫困户修建的肖家坝第一家“农家乐”开始营业。 

(施秉县委宣传部 唐光程 杨仁海)


[责编:张美玲]

新农商网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新农商网(www.xncsb.cn)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稿酬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备案号:京ICP备15055804号-3
新闻热线:010-57221935 服务邮箱:news@xncsb.cn
国商新农文化传播(北京)有限公司 独家运营 Copyright©xncsb.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