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物 > 正文

蒋荣猛 转战七个多月“追疫人”归来

时间:2020-09-08 09:14 来 源:新京报 浏览 字体:

蒋荣猛 转战七个多月“追疫人”归来

从武汉到乌鲁木齐,地坛医院蒋荣猛追着“新冠”打满全场;他认为,人类应该反思自己的生存方式,避免打破生态平衡

9月第一天,蒋荣猛回家了。

住惯了酒店,习惯了时间被“新冠”占得满满当当,回家的第一感觉,几乎有些虚幻。

作为全国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成员,蒋荣猛的战疫之旅在新冠病毒被正式命名前就开始了。南下,北上,南下,再北上,从1月的武汉,6月的北京,到7月的乌鲁木齐,追着疫情,他不知不觉打满了全场。

蒋荣猛干了一切能干的活儿:扎进发热门诊调研疫情,进隔离病房查房治病,指导定点医院改造病区,参与制定诊疗方案,为几千名援鄂医护培训授课……有时一天跑几百公里,只睡一两个小时。

他几乎经历了我国近二十年所有重大疫情,内心对病毒早已“脱敏”,但见到疫情蔓延一座座城市,仍憋着一股难言的情绪。驻地的床头柜上,他写下了“保卫武汉”,有时还对自己说,只要能止住疫情,我可以竭尽全力。

接到任务后拎一个背包就闯进武汉

蒋荣猛的朋友圈,还保留着2019年12月31日到2020年1月2日的三条记录。第一条是预防呼吸道疾病的要点,第二条是《读书笔记之冠状病毒》,第三条是《冠状病毒:SARS和MERS之比较》。

去年12月底,武汉发生不明原因肺炎的消息在网上传开,作为感染科医生,蒋荣猛对病毒更为敏感。病原尚未确定,但既往冠状病毒的基本特性、传播渠道、防护手段是已知的,不少人追问,他便写了文章,解答疑惑。1月9日,蒋荣猛在上海开会,突然接到国家卫健委的通知,让他马上去武汉。

电话持续了不到2分钟,去做什么、去多久、去哪家医院都没有细说,但两头都习以为常了。蒋荣猛没有更多行李,随身一个背包,拎了就走,当天抵汉,接他的人看了一愣,开玩笑说,你就这么来打持久战了?

这个突然的抗疫任务,最终的确演变成超出所有人预期的持久战。到达后头半个月,蒋荣猛在当地定点医院、发热门诊挨家踩点,试图摸清“新冠”的底细。

情况并不乐观,病房中患者病情严重,有的因呼吸衰竭插了管、上了ECMO,没有危重至此的,很多也出现了肺炎,超出了一般的流感;一周内,发热门诊的接诊量翻了数倍,患者等候的队伍排上了马路;核酸检测能力有限,大量患者因此难以短时间确诊,拿起CT片一看,典型的“白肺”;不论核酸结果,都需要隔离治疗,但医疗资源挤兑,医务人员、防护物资、隔离床位,都明显不足。

看到的情况,让蒋荣猛一刻也不敢停下。他记下了解到的情况,需要增设定点医院、从各地增派人手、加强对武汉的交通管制等建议也一并写下。到了晚上,就将白天的所见所想上报,为政府决策提供参考。

看病、培训、改造病区,不遗余力抗击新冠

在武汉,蒋荣猛待了109天。查房救人之余,但凡感染科医生能做的事,他都做了。

为了承接激增的感染人群,武汉越来越多的医院成为新冠定点医院。治疗传染病,院感管理的要求更高,大多医院的分区隔离达不到要求,遇到新年,人力物力短缺,改造更为困难。

蒋荣猛到了现场,先去病房楼走一圈,掏出本子画地图,帮他们确定最易行的改造方案。有两个进出通道的,就在污染区和清洁区之间打隔断、加门;只有一个通道的,就拿出第一层作为清洁区,便于医务人员穿脱防护服、消毒。他还否决了不少方案,有的医院试图在地上画线作为分区,被他制止了,有的楼体条件过于简陋,怎么改都有感染风险,他建议医院不要硬上,把病人转走。

除夕之后,各省向武汉派出医疗队,蒋荣猛承担了紧急培训的任务。一周内,他培训了3600多名医生护士,最多的时候,一天辗转六个医疗队驻地、行程超过200公里。培训内容包括新冠肺炎特点、预后、防护措施等。同行见他太累,建议录个视频,不要次次都去现场,他想了想,等到下一场仍然站在讲台上。

“看视频,和看一个大活人站在你面前,告诉你真的不用怕,效果是不一样的。”蒋荣猛说。刚来武汉,有医生朋友进隔离区,一定要拉上他同行才安心,他由此察觉到,恐惧光靠知识不足以抚平,还需要某些更为感性、直观的东西。后来,每走进一个医疗队,他都会说:“我来了半个月了,你们看,好好儿的。”讲完课,总有不少人向他提问,换了一个地方,最关心的问题不变,他要反复解答。因为说了太多话,口干舌燥,第一次有种嗓子眼都在喷火的感觉。

随着床位增加,重症和危重症患者的治疗成为重点。他时常去各家医院“挑病人”,把病情重的、即将转重的分辨出来。临时改造的医院,临时增派的人手,未必都能开展重症救治,一些医院氧疗设备不足,ICU床位爆满,他就将患者转去条件更为成熟的医院。

白天多是在医院中度过,晚上回到酒店,例行参加研判会,持续到凌晨一两点。新冠肺炎诊疗方案更新的八个版本,他全程参与其中,讨论方案变更,往往到凌晨两三点,结束后,他负责撰写诊疗要点,人虽在武汉,同时为北京录制诊疗方案解读培训音频,活儿干完到了四五点,睡一两个小时,又开始第二天的工作。

“我身边的人也是这个工作状态。我觉得这是中国人的特点,到了这个时候,个人得失已经不去考虑了,没有人会喊累。”发热门诊、隔离病房中的所见所闻,让蒋荣猛心头憋着一股难言的情绪。有一天回房,他在床头柜的纸条上写了四个字:保卫武汉。有时心里会想,只要能止住疫情,我可以竭尽全力。

从武汉到乌鲁木齐,七个多月打满全场

蒋荣猛的“抗疫”,比一般人开始得更早、结束得更晚。

4月27日,武汉在院病例动态清零,援鄂三个半月的蒋荣猛返京。7天后,他再次随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联络组前往湖北,42天里,负责巡查无症状感染者,指导复工复产。

北京发生新发地聚集性疫情后,6月15日,蒋荣猛回到阔别半年的单位北京地坛医院,接管应急七病区,救治新发地聚集性疫情相关患者。

34天后,阵地再换。乌鲁木齐疫情发生,蒋荣猛随国务院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专家组来到新疆,指导疫情防控和患者救治工作。

工作内容仍是那些:查房、培训、指导救治、院感改造、研讨诊疗方案。但从最初的至暗时刻一路走来,越往后,工作越发从容顺畅。

“武汉是遭遇战,谁也不知道疫情的走向,一切举措,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到了后期,我们国家积累了自己的经验,这个病怎么治、怎么防,换一个城市,仍能有成熟的应对思路。”蒋荣猛说。

到乌鲁木齐后,他同样帮助当地医院进行院感改造。一家医院原本做好了支出上亿的准备,蒋荣猛给出了最省时易行的方案,开销不到前者的百分之一,72小时内即改造完成。他负责八个病区的巡查工作,每天参加重型与危重型患者的病情研判会,原本,对于重症患者插管上机的时机,医学界一直存在争议,新冠疫情早期,不同地区的救治理念也有出入,多版诊疗方案对这一问题不断明确,这些逐步达成的临床共识,为新发疫情的城市提供了可靠的参考。

45天后,乌鲁木齐疫情平复,蒋荣猛完成了又一次支援任务,回到北京。

“疫情折射出社会问题,人类应该吸取教训”

抗疫七个多月,蒋荣猛成了同事眼中的“追疫人”,追着新冠,不知不觉打满了全场。

200多天中,他住惯了酒店,窗外总是异乡的风景。去时是武汉的冬天,小雪落在身上,像雨里掺着沙子;春天很快到了,街边开满了杏花、玉兰、海棠,湖边堤岸是满树的粉白樱花,一场雨过,满地落樱,也无人观赏;四五月份,夏天近了,城市热闹起来,酒店门口摆起大排档,夜深了,人们依旧兴致不减;去过多次的乌鲁木齐,变成了一座无人出行的城市,一个多月后,疫情散去,人车涌上街头,逐渐有了流动的风景。

最让他难忘的是4月8日,武汉解封。晚上十点多,他和朋友们特意借了车驶上街头。途经黄鹤楼,有志愿者得知他们身份,满面感动,火车开过,感谢的话语淹没在轰鸣中,但所有人都听进了心里。到了零点,长江大桥边开始点灯,高楼亮起,医疗队的影像在屏幕上闪现,激光束摇摆在夜空中,城市复苏的一刻,美好得如同梦境。

这一年,他有过不忍、有过愤懑、有过疲乏,唯独不曾害怕。初到武汉,他戴着一个外科口罩,一头扎入满是患者的发热门诊中。和传染病打交道二十多年,经历过SARS、鼠疫、埃博拉,令外界闻之色变的病毒与细菌,蒋荣猛已习以为常。

在他眼里,这些简单又顽强的微生物,是与人类同源同根的地球邻居,未必是不共戴天的仇敌。疫情来了,“抗疫”之外,更多问题值得注意。

“现有的治疗,主要关注病人的生理健康,但很多患者面临心理与社会压力,这些压力会对疾病进程带来影响,这是临床治疗时应当注意的;疾病的不同阶段,所需要的治疗干预手段不一样,临床上也应加强对病例分类管理。”

临床治疗之外,蒋荣猛还常思考,即便经济科技飞速发展,人类仍不能预测新疫情、也无法在疾病面前全身而退,技术与资源并不是万能药方,反思现有的发展模式,似乎更加迫切。

“这几十年,新疫情不断出现,而且出现的频率越来越快,让我们措手不及。SARS、MERS之后,业界把‘宝’押在流感,研发药物、增设监测点,以为不会再有新的冠状病毒,结果今年,新冠来了。下一次是什么,谁能预料?”

“为什么原本不为人知的病毒进入了人类社会?是不是人类对资源求索过度,离大自然过分近了?破坏森林,过分消耗能源,导致全球变暖,微生物的繁殖与变异必然受到影响;贪食野生动物的恶习,给了病毒更多跨越物种屏障的机会,频繁的聚集、狂欢,则让传染病更加易于传播。”蒋荣猛说,人类应该反思自己的生存方式,不要将发达与发展等同于资源消耗,生态平衡被一再打破的同时,人类也难逃反噬。

另一个让他关心的,是弱势群体。

二十多年中,他出差去得最多的是贫穷的西部,很少去发达的东部。他看到传染病的“习性”——喜欢穷人。穷人生存环境恶劣、免疫力低下、健康知识与医疗资源贫乏、密集聚集居住,无一不利于疾病传播。新冠同样如此。在美国,大量有色人种患病死去,相比之下,富裕者似乎离病毒更远,即便感染,也能得到更为及时的救治。

“很多时候,弱势群体是失声的,但我们不能不更多考虑他们的处境,漠视他们经受疾病折磨的同时,其他群体也无法独善其身。疫情就像一面镜子,‘和平’时期被忽视的问题,此时都会清晰地折射出来,我们只有吸取教训,才能更好应对下一次挑战。”

新京报记者 戴轩

[责编:xnc03440]

TAG:
新农商网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新农商网(www.xncsb.cn)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稿酬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备案号:京ICP备15055804号-3
新闻热线:010-85891267 服务邮箱:news@xncsb.cn
国商新农文化传播(北京)有限公司 独家运营 Copyright©xncsb.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