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物 > 正文

他们在大学宿舍里“修建”长城:历时半年建在游戏里

时间:2020-11-03 09:53 来 源:中国青年报 浏览 字体:

他们在大学宿舍里“修建”长城

8个95后年轻人用3067万块像素砖筑长城。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他们在大学宿舍里“修建”长城。

出生于1995年的苏一峻,在网上有个著名的名字——喵奏,作为“国建”团队长城项目负责人。几个月前,他成立了一个8人“特别行动小组”,从山川河流开始搭起,“修筑”长城。

小组成员都是95后,还有几个是在校大学生。或者在工作室,或者在宿舍,年轻人抱着电脑,历时半年,用3067万块像素,一砖一瓦地在沙盒游戏上还原了位于河北唐山和承德交界处的喜峰口潘家口段长城。

首先要介绍下“国建”,全名“国家建筑师&Cthuwork工作室”,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建筑团队,他们擅长的是在“虚拟世界里搭积木”,用像素方块实现一个又一个建筑奇迹。比如,之前喵奏就和120多个小伙伴,耗时3年,在沙盒游戏里用了1亿个方块,造了一个虚拟故宫。他们之前的作品还有《清明上河图》《微缩清代北京城》等,在B站等网络社区收获了一堆膝盖,每个作品的视频播放量均在百万级以上。

喵奏从高中开始学美术,本想成为一名建筑设计师,高考失利未能如愿。大学时,他偶然发现了沙盒游戏,“这类游戏可以盖房子,满足了我没上成建筑系的遗憾”。谁说建筑只能建在大地上呢?喵奏渐渐成了“大神级”的虚拟建筑师。

这次是喵奏和小伙伴们第一次“修建”长城,开工之前有不少小问号:以前的作品要么金碧辉煌,要么风光旖旎,这次建一段破旧的城墙,能有什么意思?相比故宫、北京城、《清明上河图》等都有现成的图纸或地图,修长城的依据又是什么?

喜峰口长城的名字显然没有八达岭、山海关那么著名,但它历经500多年,由戚继光督建而成,位于蓟镇长城中最重要、最精粹的位置。这里还发生过著名的“宽城阻击战”:国民革命军29军宋哲元率部在此阻击日军,以长城为掩护,与日军展开三天三夜的殊死搏斗。从2016年开始,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通过腾讯公益平台发起“保护长城加我一个”全民公募项目,这是中国国内首个利用社会力量和社会资金用于长城文物本体保护维修的一个公募项目,喜峰口长城即在第一批项目名单上。

喵奏拿到手的关于喜峰口潘家口段长城的资料都是“新鲜出炉”的。“参考资料主要有两种类型:一是在修复过程中,专家遥感测绘的精确数据,基本是一个平面图纸;二是现场拍摄的照片、视频或者实景VR。”喵奏说,“难点主要在于对数据和资料的理解、转化与细化,先搭建好整体布局,再做具体施工。”

中国现存长城并非都像八达岭慕田峪景区那样宏伟磅礴,绝大部分是年久失修的古长城。修缮某一段长城,可以为更多古长城的保护留下修缮经验和标杆工程,但这还远远不够。可以这么说,这群年轻人的“修建”过程和现实中的修缮工程,是同步进行的。当现实和虚拟的两段长城,在同一个时间点横空出世时,长城保护原来可以和普通的年轻人这么近。

“这一次‘修建’长城,实际上是通过数字化手段化繁为简,让更多年轻人可以了解长城的风貌,也可以亲手参与到保护长城的行列中来,不修长城非好汉。”喵奏说。

2002年,7岁的喵奏第一次到北京旅游,八达岭长城是必游之地,“当时年纪很小,只觉得长城威武雄壮”。后来,他又去了箭扣长城,才知道原来长城并不只有一种模样。在这次“修建”喜峰口潘家口段长城的过程中,团队最终呈现的将是长城修缮完成后“修旧如旧”的模样。

尽管只是在虚拟世界里“修建”长城,但喵奏发现了各种神奇的新体验,“比如,现实中我们只能走在长城上或者远观长城,但在虚拟世界里,我们可以上蹿下跳,从各种角度去看长城,比如,紧挨着城墙脚下,感受那种一夫当关的气势”。

有时候“施工”累了,他和小伙伴们会分成两队,模拟体验长城内外的攻防战斗。当然,前提是,先按“保存”键。年轻人在虚拟世界里筑成的长城永远不会倒,如果有这样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接过长城保护的接力棒,大地上的长城也就有了永远存续的可能。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蒋肖斌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编:xnc03440]

TAG:
新农商网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新农商网(www.xncsb.cn)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稿酬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备案号:京ICP备15055804号-3
新闻热线:010-85891267 服务邮箱:news@xncsb.cn
国商新农文化传播(北京)有限公司 独家运营 Copyright©xncsb.cn All Rights Reserved